江苏信托与保千里纠纷被裁定终止 1.55亿通道业务仅受偿102.43万

  • 时间:

原标题:江苏信托与鲍三年纠纷被裁定终止1.55亿渠道业务,仅支付102.43万元

中国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刘佳报道

近日,江苏国鑫发出通知称,控股子公司江苏信托收到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执行裁定书》,表示执行程序终止。

原因是江苏宝千里视频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宝千里”)和深圳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宝千里”)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江苏宝千里公司已移送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破产审查。同时,法院还受理了深圳市金海霞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对深圳市宝千里的重整申请,因此两名执行人的财产暂时无法处分。

最终江苏信托1.55亿元的渠道业务只收到102.43万元。

江苏国鑫表示,由于是江苏信托管理的交易信托,不承担信托财产投资的实际损失,投资损失风险由委托人/受益人承担。江苏信托不承担任何诉讼风险,因此此诉讼事项不影响公司当期及以后的利润。

执行程序被决定终止

江苏信托、江苏宝千里、深圳宝千里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时间应该可以追溯到四年前。

2016年11月,江苏信托与江苏宝千里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双方同意江苏信托向江苏宝千里发行1.95亿元,贷款期限为24个月,自2016年12月7日至2018年12月6日;贷款利率7.46%/年,按日计息,按季结息。

本金部分,宝自信托贷款发放之日起6个月、12个月、18个月到期偿还本金4000万元,其余部分到期一次性偿还,收益随本金一并清偿。

同时双方签署《股权质押合同》。江苏宝千里以其持有的深圳市小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兜科技”)100%股权为主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质押担保,深圳宝千里为全资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江苏信托于2016年11月25日取得质押股权的质押权。

在贷款期限超过12个月时,鲍未能偿还第二笔4000万元的本金。截至2017年12月5日,欠贷款本息合计1.57亿元,当月被江苏信托起诉。宝李倩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宝李倩也作为担保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2017年12月,江苏信托作为“江苏宝千里信托贷款单基金信托”下的受托人,根据单信托下的委托人/受益人的指示,就单信托下的贷款合同纠纷起诉江苏宝千里、深圳宝千里,要求江苏宝千里偿还江苏信托贷款本息。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一审判决,责令江苏宝千里偿还江苏信托本金1.55亿元及相应利息,并支付律师费155万元,深圳宝千里承担连带责任。同时,江苏信托有权对小斗科技100%股权进行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所得优先受偿。

一审判决后,江苏宝千里、深圳宝千里仍未履行义务,江苏信托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期间,江苏信托获得赔偿102.43万元。

没想到,江苏宝千里已经进入破产审查,深圳宝千里也在申请重组,财产无法处置。因此,法院执行程序被裁定终止,诉讼暂时结束。

根据《破产法》的相应规定,人民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后,对债务人财产的其他民事执行程序应当中止。因此,宝千里所有财产的管理、价格变动和分配都要通过破产程序办理。包括江苏信托在内的所有债权人只能在破产法确定的还款顺序内申报债权并获得清偿

值得注意的是,鲍于今年5月26日退市,成为首只从新证券法退市的股票,其股价收盘时为0.17元。第一季度报告显示,9.28万名股东受困。作为信托计划的委托人/受益人,江苏信托没有明确说明。

三个数据负增长

天空调查显示,江苏国鑫持有信托、银行、保险三大金融牌照,江苏信托是江苏国鑫主要成员企业之一,专营金融信托业务,注册资本37.6亿元。

根据上半年业绩报告,江苏信托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同比下降45.19%,净利润9.59亿元,同比下降46.63%;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5.28亿元,同比下降2.58%。

可以看出,江苏信托上半年经历了负增长,收入、净利润、净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增长率均为负值。

作为信托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与江苏信托公布的2019年年报相比,截至2019年底,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11.53亿元,占江苏信托2019年经营总收入的98.06%。

据行业分析师介绍,今年一季度,信托行业受到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冲击,业务发展受阻。第二季度,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生产继续推进,信托业逐步修复业绩。

至于总利润和净利润增长率下降的原因,该人士表示,是由于资产减值准备大幅增加造成的。“疫情的影响还没有完全结束。增加权责发生制也是基于谨慎的原则。此外,也是响应国家号召,实现经济利益。”

随着监管的收紧,信托业继续缩减资产规模。中国信托业协会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的委托资产为21.33万亿元,较2019年第四季度末的21.60万亿元略有下降1.28%,环比高于2019年第四季度末。-1.78%缩小0.5个百分点;同比增长率为-5.38%,明显窄于2019年第一季度末的-12.0%。

“随着宏观经济下行,监管部门加大对信托业政策的监管力度,转型升级仍面临更大的风险压力。预计到年底,信托公司的业绩分化将不可避免。”上面提到的人说。